MatiX

学生,偶尔搞些翻译。
有轻微强迫症。
开学,已进入失踪期。

[翻译] Welcome to Hogwarts 1949 [1]

作者:Ohyeah100

评级:Fiction T

配对:无

简介:在一场活点地图发生的意外中,哈利不小心回溯时间,穿越回了五十年前。在这里,他遇到了汤姆·里德尔;怀着能找到他唯一的弱点的希望,他成为了他的朋友。

Tags:Mystery, Drama

译者:MatiX

备注:原作者写于05年08月,因此可能有部分bug注意。这是一个天坑;最后一次更新是在15年12月,跳坑请注意。最近打算翻了,调剂一下口味。译者看来有些TR/HP的味道,请自由心证啦。

原文链接:https://www.fanfiction.net/s/2550563/1/Welcome_to_Hogwarts_1949

---

*目录请点这里

*带星号的词*在文末有注解。


第一章 地图、时间、年份


    在霍格沃茨新学期伊始的第二天晚上,哈利·波特坐在他的四柱床上,伸着懒腰,打了个哈欠。摊在他面前枕头上的,是从一批又一批的恶作剧爱好者手里传下来的活点地图。

    哈利提早完成了他的作业,一件他完全没有料到的事情。六年级的工作量本应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而哈利,一个聪明的机会主义者,很高兴有空闲时间来尽情享受空荡荡的宿舍的安静。

    哈利看着他面前的地图,手指追随着那些标有名字的、在走廊和教室里漫步着的小黑点。在宵禁后依然在大厅里游荡的人数真是多得令人吃惊。哈利好笑地看着在五楼的走廊里踱步的斯内普停了下来,把费尔奇从一个扫帚柜里拉出来。哈利觉得这很奇特,然后继续漫不经心地浏览着这张纸,想着他的箱子里还有没有饼干。他挪动了一下,这样他就能够到箱子的金属锁扣,然后在里面翻翻找找了。就在此时,有些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哈利靠得更近了,胃里可怕地翻腾了一下。斯内普绕过了一个拐角,结果直接撞到了——除非那行黑色的小字是在欺骗他的话——卢修斯·马尔福。他抑制住了胃里翻腾着的一阵微弱的不安,设法取出了他的饼干罐。把它打开时,他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接着大量的想法涌入了他的脑海,他甚至一时间接收不过来。在它存在的那么多年中,他的地图见证了多少稀奇古怪的事情呢?多少欢乐和悲伤呢?它的空白表面曾绘下过多少死亡呢?也许它的知识还能追溯到更久以前。这幅地图描绘了一幢古老建筑的历史。将颜料绑定在地图上的魔法可能比哈利所能想象的更加强大。

    突然感到很好奇,哈利用手抚过地图粗糙褪色的表面。他想知道这张地图记得什么,或是被告诉过什么。劫掠者们可能在不知不觉中把霍格沃茨的整个历史都注入了这张小纸片中。

    哈利掏出魔杖,轻轻地戳了一下羊皮纸。“统统现形*。”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哈利皱着眉,记起了在他三年级时,斯内普想让地图揭示它的秘密是多么困难。也许有些故事是不应该被人知道的——然而。

    莫名其妙地,哈利发现自己相当坚决地盯着它看。神秘的事物总会以某种方式向他揭露自己。

    哈利用魔杖指着那张地图,咬着嘴唇,饼干被遗忘在他的床上。当然,他可能会尝试一些咒语,但是他心中的某些东西不想让他这么做。他不想破坏这张他父亲做的地图,甚至不想做出任何可能有伤害性的尝试。哈利坐在那里,目不转睛地盯着,不能自制地想起自己在二年级时也是坐在这里,试图哄骗里德尔的日记本吐出更多字来。受到了启发,哈利把他的魔杖尖轻轻抵在地图上。“我庄严宣誓——呃,我在寻找一个秘密。”

    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哈利不怎么惊讶。他清了清嗓子,感到有些尴尬;他害怕某人会进入宿舍,然后听到他在说什么。他又试了一次。“我的名字是哈利·波特,我不是在找一个人,我是在寻找秘密。”

    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黑色的字迹开始扫过整个页面,仿佛有一只隐形的手在书写它们。“那些寻求真相的人也许不用比他们自身看得更远*。”

    哈利看着羊皮纸,一股猛烈而震惊的兴奋在他心中绽放开来。他的手轻微地颤抖着,捏着的饼干掉了。有那么一秒,他在想这些笔迹是不是属于任何一个劫掠者的:月亮脸,虫尾巴,大脚板或是尖头叉子?但这行文字的那种模糊的、谜语般的性质*警告他说不是这样的。

    寻求什么?哈利努力地想着。寻求他自身的真相?当这张地图侮辱斯内普的时候,他说了些什么?揭露你的秘密。这张地图是在告诉他要展示出他自己的秘密,或者是在给他提供一个道德方面的建议?“哦!”他戳了地图一下。“揭露我的真相——呃,应该是我的秘密。”

    话刚出口,哈利就意识到这是一个错误。这张地图灵活地倾斜着,突然开始震动;蓝色的网格从羊皮纸张中透出来,不详地发着光。它的每一根纤维似乎都在颤抖着发出抗议。哈利站起身来而此时地图似乎要爆裂了;他连连后退。一阵蓝光爆发出来。它们射向他,包裹着他,同时他也认清了自己在无意中给自己弄出的可怕命运。随着一阵残忍的、仿佛玻璃破碎一般的爆裂声,六年级宿舍再一次变得空寂无人,除了一张古老的空白羊皮纸静静地躺在床上。

    哈利从一阵光线、气旋和声响之中凭空掉出。他感觉要窒息了。然后,就这样,当他的身体碰到石质地板的时候,现实世界以一种相当残忍的方式欢迎了他的回归。哈利的头撞在地上;他轻微地呜咽着,感受到了他的眼镜。他吸气,呼气,然后张开了双眼。白色的光在他的视网膜前跳动。他眨了眨他泪汪汪的双眼,努力试着对焦。阳光透过高高的窗户射下来,告诉他现在是傍晚时分。哈利坐了起来,找回了平衡。他此时正坐在其中的大厅重新变得清晰。哈利慢慢地环顾四周,有一刻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当他的意识敏锐地告诉他他不是的时候,他必须找一堵墙来靠着。

    “噢,”哈利喃喃地说,站起身来。他很快就发现这一决定是不明智的,鉴于下一刻他就靠在了最近的墙角边,努力地抑制着一阵反胃。一但确定他不会再瘫倒在地面上之后,哈利就开始分析他周围的环境。他不在他的宿舍里;这里突然天亮了;而当哈利更仔细地看了看之后,他意识到他认不出他可以透过窗户瞥见的那部分湖。然而,毫无疑问,这里是霍格沃茨。他周围的石质火把架上有着霍格沃茨的校徽,而随着他的恐惧和困惑不断增加,他意识到自己正站在除那一点之外并无多少改变的三楼走廊里。

    这张地图在之前从未把他带去任何地方过。哈利甚至从未意识到这个可能性。他的困惑越来越多,而哈利不知所措地想找到答案。他必须找到某个人。任何人。邓布利多,或是麦格教授——甚至马尔福也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在深呼吸一口,检查他四肢的有力程度之后,他跌跌撞撞地往走廊深处走去。

    转角处有一张他确定从未见到过的一幅熟睡的狗的肖像。他沿着一段段楼梯向下走;熟悉的二楼走廊在他面前沉默地伸展开来。接着,随着一声打破了他短暂平静的巨响,教室的门打开了,从中开始涌出学生。

    哈利看着他们一个个走过,急切地寻找着他所认识的面孔,莫名其妙地感到有些内疚和不自在。几名学生经过,而哈利在沉默中惊恐地意识到他根本不认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他默默地向后退着,直到撞上了他身后的墙,然后看着那一群男孩女孩们走过。所有经过的学生看起来都和他差不多大,但他却没有认出其中任何一张面孔。

    这些人是谁?哈利疯狂地看着他们。他们是从那间老变形课教室里出来的,而哈利知道,自从他上学以来,那间教室一直是荒废的。一个从他身边路过的男孩用奇怪的眼神看他,而哈利也回了他一个奇怪的眼神。他是在一段记忆中吗?就像里德尔的日记那样?他伸手抓住那男孩的长袍,期望着他的手能穿过他。

    哈利的手指碰到了斯莱特林校袍那相对坚实的表面。那男孩现在厌恶地看着他,而哈利脸红地收回了手,嘴里咕哝出一声道歉。

    这些人是真实的。

    他愣愣地站在走廊上。学生们都绕着他走;在他一生中,这是第一次没有人对着他的伤疤指指点点。没有人在惊讶地瞪着他,也没有人朝他做鬼脸。看起来,甚至没有人注意到了他的存在。他不是什么大人物。什么也不是。独自一人。哈利在路过的躯体和斗篷掀起的微风中微微颤抖着。此时,教室里传来一个声音,使得他转过头来。

    “我希望这次能有满满两卷羊皮纸,斯特宾斯。你知道我不喜欢关人禁闭。”哈利的整个身体都放松了。这是邓布利多。一波波欣慰涌上他的心头。

    哈利急忙奔向教室,在走到门口时靠到一边来避免被体型壮硕的斯特宾斯挤碎。邓布利多坐在他的桌前,正俯着身,入神地想着什么;他的半月形眼镜低低地架在鼻梁上。由于某种原因,他的鼻子在哈利看来没那么歪了。哈利在那里局促不安地站了一会儿,想着为什么邓布利多会在这里教课。他在那里犹豫的时间比平时要长了不少。最终,哈利清了清嗓子。“打扰一下,教授?”

    邓布利多从那堆论文和羊皮纸之中抬起头来。他脸上的表情几乎是难以理解的。哈利觉得他看到了一丝惊奇。他眨了眨眼睛,好像是在等哈利继续。“你需要帮助吗?”他和蔼地问道,把论文在他的桌上堆成一叠。“你得原谅我的无礼。当老巫师上了年纪的时候,他们不会丧失多少他们的天赋,但会丧失大部分的视力。”哈利开口想说话,注视着邓布利多的头发。它不是他所预期的那种闪闪发光的银色,而是一种红棕色。“我,呃,邓布利多教授,先生,我——”一个可怕的念头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我,你不认得我吗?”

    邓布利多用他那双闪烁着的眼睛打量了他一会,仿佛遇见了一件他忘记了自己曾预期到的怪事。“不,我不认识,尽管我确定我很快就会认识了。”

    一瞬间尴尬得不知道说些什么,哈利结结巴巴地开口:“嗯,我是哈利·波特,然后——”哈利停嘴,突然感到自己像个笨蛋。邓布利多看着他,等待着。“我是个——你是个,我是个学生,而你认识我。”他急急忙忙地说。“或者,至少你将会认识我。”他停顿了一下,几乎是哀求地盯着邓布利多,等待着他认出他来。“教授!为什么你会在一个教室里教课呢?”最终,他这么问道,声音有些颤抖。

    “这是一个我每天都会问自己的问题,波特先生。尤其是在秋天;外面的世界很漂亮。”

    哈利深吸了一口气,把脸埋在手里。“这是哪一年?”

    哈利觉得他看到邓布利多笑了,然后他回答道:“1949。”

    无论他是多么的想相信这不是真的,他心里都清楚这是真的。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他是真实的。他泄气地坐在一张课桌上,用手捂住脸。

    “如果我可以问的话,你觉得你应该属于哪一年?”邓布利多平静地问道,好像每天都有一个来自不同时代的学生出现在他面前似的。

    哈利揉揉鼻子,在他的手指间说:“我昨天上课的时候是1999年。”

    邓布利多愉快地点了点头。“那这可就大错特错了。”

    哈利垂下双手,用恳求的目光盯着他。“你必须要相信我!要不然,我怎么能越过所有的安全措施,进入城堡呢!”

    邓布利多真诚地看着他,他的蓝眼睛闪烁着。“我愿意相信你,哈利,是的。”哈利欣慰地喘了一口气。“但我得提醒你,这些事情很少会无端发生。你一定知道你是怎么被带到这里来的。”

    哈利开始解释前一天晚上那张地图发生的事故,但在这么做的同时,他发现自己有点记不住具体的细节。邓布利多耐心地听着,然后在哈利的故事结尾之后又说话了。

    “噢,哈利,这可真是个传奇啊。”他把那些堆在他桌上的论文放进一个马尼拉纸质的文件夹里。“看起来,在你见证了那张地图想要你看到的东西之前,属于你的那个时代似乎是不会欢迎你回去的。”他严厉地看着哈利。哈利突然感到一阵恐慌。

    “你是说你不能解决这个问题?”

    邓布利多柔和地向他微笑着。“当然,哈利。这就像其他许多神秘的事物一样;有时,它们甚至会超出人类的理解范围。”

    哈利呛住了。“我会去哪里呢?”

    邓布利多微微向前倾身。“你是一个霍格沃茨的学生,不是吗?”

    “嗯,是的,先生。”哈利点点头。

    “那么我没有理由把你打发走。事实上,我认为你回到未来的方式就隐藏在这里。”

    哈利点了点头,紧抓着他的话,像在广阔的沙漠中紧紧抓着水源一般。“好。”

    “今天晚上我会和校长谈一谈关于一次非正式分院的事。”邓布利多继续说,“你现在不是,以后也不会是第一个中途加入我们的学生。课堂上应该有足够的空间给你。”哈利紧紧跟着。“我想我只能相信你所说的自己的O. W. L.考试成绩了。”他补充道,眼里闪着一丝微光。

    “先生,我过了七门。我是个格兰芬多。”

    邓布利多点点头。“这很有帮助,哈利,但我恐怕为了让你入学,某些仪式必须被重复。”

    哈利点头,觉得自己有些愚蠢。“对。好吧。”

    邓布利多微笑着。“今天晚上我会和迪佩特教授谈谈。你会在晚饭后去校长办公室报到。”他暂停了一下,在一张纸上潦草地写了些什么。“如果在上课的时候,有任何教授质问你,你就把这个拿给他看。”他把这张便条递给哈利,在他的桌子后面起身,向哈利走来。“校长办公室在——”

    哈利迅速地打断了他:“在七楼滴水怪兽的石像后面。”

    邓布利多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完全正确,哈利。”哈利完全可以发誓,他在邓布利多的脸上隐约看到了一丝微笑。“口令是闪烁的脚趾。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现在可能是我们离开的最好时机,因为有一节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魔药课即将在地窖里开始了。我敢说那会是你开始你的一天的绝佳场所。”

    哈利点点头,站起身来。几分钟前还看起来既疲倦又心不在焉的教授现在警觉了起来。“如果你不嫌我问得太多的话,今晚在你的分院之后,我想和你见面。像你这样的谜很少出现。”

    哈利再次点了点头,回头看着门口。

    “哦,还有一件事,波特先生。为了简便和安全起见,直到我们有机会再次谈话之前,我要求你把这些信息保密。如果有人问你,我想,你应该说你之前是在家接受教育的。学生极少能改变时间,哈利;事实上,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这都违反了巫师法。我们可能知道这情况的真相,但我不觉得撒这个小谎会玷污我们的人格。

    哈利想了想这一点。“我同意,先生。”

    “我强烈怀疑,在那张地图的魔法把你送回你应在的时代之后,你做的每一件事都不太可能永恒地保留下去,”邓布利多继续说道,“鉴于你在这里的记忆很可能被抹去。”邓布利多停了下来。“事实上,这一切都可能是发生在你的脑海里的。不过即使这样,你也不能把未来的事说出来。再说了,”邓布利多停顿了一下,眼睛闪烁着,“我们怎么会有权力来判断想象与现实的分界线在哪里呢?”

    哈利点点头,感到困惑,同时也十分感激。“当然了。等等,你是说,在我……在我离开之后,我在这里做的一切都会被抹去?”

    邓布利多向他挪揄地微笑着。“我是这么相信的,”邓布利多看着门框,停顿了一下,“当然,”他补充说,蓝眼睛闪着光,“我可能是错的。”

    一阵颤抖沿着哈利的脊椎爬下。“谢谢你,教授。”

    邓布利多为他打开了门,哈利走出来,手里紧紧地攥着他的便条。

    “直到今天晚上,波特先生。”

    哈利点了点头,跌跌撞撞地走了。大厅是如此熟悉,以至于它几乎让他忘记了他深陷的困境,直到他到达了底楼。这真是令人困惑。万一他不能回去怎么办?也许未来的邓布利多能够帮助他?万一罗恩和赫敏不知道他消失了怎么办?尽管他不怎么想去,但他别无选择,于是哈利慢慢地动身前往地窖。他在路上经过其他走动着的学生身边,被他对其中一些人的熟悉程度吓到了一两次;他们无疑是他以前看到的某些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们的祖先。

    他抵达了地窖,越来越不确定他是不是最好不要逃之夭夭,然后随便躲在某幅油画背后,直到夜幕降临。他注视着聚集在门周围的学生们,他们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一种微微有些不同、但却莫名其妙地感觉完全相同的无聊感。

    哈利走了过去,尽力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使他感到惊讶和高兴的是,没有人看他第二眼。这真是种奇怪而罕见的感觉。哈利漫步到墙边,靠在上面,看着他的新同学们社交着。哈利不知道他可能会在这里呆上多久,所以他想尽量多看看。万一他错过了那个秘密怎么办?其他在周围转悠的、准备开始上课的六年级们似乎与他那个时代的学生们没什么不同。哈利深深地打了个哈欠;他的沉思被一个高大、黝黑的少年的影子打断了。

    “那么,”他指着哈利的额头说,“这是什么?我们今年得接收残损的货物了吗?”

    哈利眨眨眼,真心地希望他的第一堂课不是和斯莱特林们一起上的。“这是一个疤痕。”哈利淡淡地说。

    “它看起来像一道闪电,我想你认为这会让你的魔力更强。”

    不幸的是,这个油滑的斯莱特林对他的注意引起了一群人的注意。一组斯莱特林男孩正向他走来。诅咒着这他不想要的关注,哈利想要挪开,但那组人走得很快。他现在被封锁住了。

    一个男孩从那个侮辱了他的脸的人身前走过来,站在哈利面前。他苍白的脸懒洋洋地打量着他,身上有一种不讨他喜欢的熟悉感。“这是谁呀?”他斜眼问着他的朋友们,“我敢肯定,我从来没见过你。”他补充道,回头望着哈利。他比哈利要高几英寸,并相对显得更加优雅一些。哈利突然认出了他的金发和毫无血色的脸。“你叫什么名字?”

    “哈利·波特。”

    那男孩笑着讥讽道:“新生?我从来不知道霍格沃茨有过‘新生’。”他身后的男孩们笑了。“我想你一定认为你很重要吧。”

    哈利怀疑地挑起一边眉毛,已经对他感到厌倦了。

    “我是格罗狄修斯*·马尔福。”马尔福伸出他的手,让哈利与他握手。出于礼貌,哈利以他最快的速度握了握,并不想在现在就激怒任何人。他非常高兴地放开了马尔福的手。

    “不要和他握手,格罗狄修斯,”他身后那个在一开始就注意到了哈利的油滑男孩嘲笑道,“你不知道它之前放在哪里。”

    两个看起来比较迟钝的男孩在他身后发出了巨怪般的笑声。

    马尔福严厉地审视着那个黝黑皮肤的男孩。“波特是一个古老的姓氏,”他回头看着哈利,“而他也没有和那些格兰芬多的泥巴种们混在一起。”马尔福咯咯地低声笑了起来,“至少还没有呢。你在这里做什么,哈利·波特?你肯定不是为了潮湿的气候而来的吧?”

    哈利不得不抑制住他想翻个白眼的冲动。看起来,德拉科和他的每一个祖先都有很多相同之处。

    “不,我是来上学的。”哈利用比他预想中更严厉的语气说道。

    马尔福抬起了他的眉毛,“你在哪个学院?”

    “我还没有被分院呢。”

    马尔福看上去很感兴趣。“你是个纯血吗?”

    “这有什么关系吗?”哈利问道。他对于马尔福家的反感被他新认识的另一代人加深了。

    “有关系,波特。因为你看,事实上,只有纯血才配呆在这里。”他的脸上带着那种他孙子会喜欢的、同样毫无血色的、掠夺性的神情。

    “我想我可以放心假设你不是了。”马尔福厌恶地看着哈利。

    “随你假设什么吧。”哈利转身。门打开了,他大步走进地窖。

    这班学生进入地窖,找到了他们通常坐的位子。哈利站在那,搜寻着一个空座位。他在一个坐在教室中央的深色头发的男孩身边发现了一个。哈利走过去坐下;没有了他的包或者书,他感到浑身不自在。

    他身边的那个男孩全神贯注地读着课本,几乎没有注意到哈利。斯拉格霍恩教授把魔杖放在桌上,吸引了全班同学的注意力。

    “今天我们将要尝试制作限制魔药*。有谁能告诉我这种药剂的作用吗?”

    在一个年轻版的斯拉格霍恩说完后,一个坐在前排的金发女孩举起了手。

    “先生,这是一种非常复杂的魔药。当被迫喝下时,服药者会感到一阵阵的惊恐。当适度服用时,它可以被用来帮助一个巫师揭露他最大的恐惧。”

    斯拉格霍恩带着一种哈利确信是父亲般的骄傲的神情向那个女孩微笑着。“很好,苏珊!”苏珊笑了,看起来很得意。哈利不由自主地翻了个白眼。斯拉格霍恩教授继续说:“你们将会和自己的同桌搭档,指示都写在黑板上了。你们有一个半小时。”他微笑着,从他的书架上抓过一本书,走向他自己的桌子。“现在开始!”

    哈利环视着房间四周,各种各样的搭档们在安静地交谈着,准备着他们的魔药。哈利回头看着坐在他身边那个座位上的男孩,感觉自己的皮肤仿佛要着火了。他很高,体格相当健美,面容很英俊。他的蓝眼睛是暗色的,头发是一种深深的褐色;他的嘴虽然不在笑,但却不显得严厉,而是一道优美的、令人愉快的弧线。尽管哈利以前见过他,但这次更加生动。哈利发现自己现在是第二次面对面地凝视着汤姆·里德尔了。

    汤姆给了他一个惊人的令他愉快的假笑。

    “有书的话,调制魔药会更容易些。”

    哈利惊讶地发现,自己不由自主地回以微笑。“是,但如果那样的话,我要是还不及格,不就没有借口了吗?”

    汤姆笑着,拿出了自己那本几乎没有用过的书,在哈利感谢着自己的救命本能时把它放到桌上,推到哈利面前。

    “来,用我的吧。”

    “你不需要它吗?”

    汤姆咧嘴一笑,似乎想到了某个私下里流传的笑话。“拿着吧,我有种你可以称之为天赋的东西。”

    哈利忍不住脱口而出了一句不太友善的话。“我想斯拉格霍恩很喜欢你,是不是?”

    令哈利大为惊讶的是,汤姆的笑容加深了,他讨人喜欢的外表也随之变得难以忽视起来。“你的观察力很敏锐;大多数人直到一堂课快要结束的时候才能得出这个结论呢。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哈利被汤姆突然的赞许吓了一跳。

    “哈利·波特。”

    汤姆点点头。“汤姆·里德尔。”

    我知道。哈利把课本拉近自己,开始翻着书页,直到他找到了关于他们目前要调制的魔药的那部分。他走到储藏柜前,慢吞吞地拿着材料。他忘记汤姆·里德尔会与他在同一个年级了。许多想法萦绕在他的脑海中。他无法永久地除掉汤姆,历史并不会保留这件事。话说回来,一眼看去,汤姆似乎并不邪恶。哈利至少可以观察他。也许他会从中学到击败未来的汤姆的方法。这又会造成多少伤害呢?哈利突然激动地意识到,他可以和汤姆说话。他可以与伏地魔的最早形态交谈,而不会被杀死。也许汤姆·里德尔就是霍格沃茨最大的秘密的成因?他最大的秘密。哈利可能就坐在打败世界上最邪恶的巫师,和自己回到他的时代的唯一方法的关键旁边。哈利走回自己的座位,依然处于沉思之中。

    汤姆正在处理弗洛伯毛虫;他熟练地把它们一条条切成两半,脸上似乎闪过一丝苦相。他几乎是小心翼翼地把毛虫放进坩埚里,然后捕捉到了哈利过度好奇的眼神。

    “那么,”他漫不经心地问道,“你是刚刚入学吗?”

    “是啊,这比呆在家里好多了。”哈利撒了个谎。尽管他的双手在颤抖着,他还是均匀地把甲虫磨碎了。

    “这么说来,你不喜欢你的父母?”汤姆问道;现在,他的语气里带有一丝好奇。

    “我不会知道的。”哈利说,试图让他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冷硬,“我从未见过他们。”

    哈利不禁意识到,造成这样的原因此时正坐在他身边。奇怪的是,哈利觉得自己很难像对他未来的蛇脸的自己那样地把此事归罪于这个人。他必须记住,他疲倦地意识到,在和汤姆打交道的时候,他实际上还是在和伏地魔打交道。也许他看见的是他那张人类的脸,但在那张皮下面的还是那个同样的杀手。

    “真的吗?”汤姆问道。这一次,哈利能听出他的话语里透出的真正的好奇来。“你是个孤儿?”

    “是啊。”哈利也把被切成两半的甲虫丢进魔药里。

    “你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汤姆的声音里有一丝隐隐的怒气。

    哈利摇头否认。“我是被我吝啬的姨妈和姨夫养大的。很可能我在孤儿院会过得更好。”

    汤姆对此看起来很怀疑。连结着他们的小小火花熄灭了。“显然你从未去过那里。”

    当哈利记起汤姆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也许我没有,”哈利同意道,“但你也从未见过我的姨妈和姨夫。”哈利有点苦涩地笑了起来,而他又想知道这笑是怎么来的。“直到十二岁以前,我都一直住在楼梯下的碗柜里。”

    汤姆看着他。哈利盯着他的眼睛。

    “多么有趣的童年啊,”里德尔低声耳语道。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愉悦。

    哈利考虑了一下,强迫自己轻蔑地哼了一声。“是啊,多么惊人地富有娱乐性。不过,在有迹象表明你是一个巫师的时候,你总是会被不信任。”汤姆的眼神轻轻在他身上徘徊着。哈利把捣碎了的甲虫扔进坩埚里,试图像里德尔一样表现得漠不关心。“总之,你对孤儿院有什么了解吗?”哈利问道,心中早已知道了答案。“你是在里面长大的吗?”

    汤姆犹豫了。“是的。”他的语气很随意,脸上的神情都被仔细地克制住了。“但我认为你会发现这个事实非常具有误导性。”

    “那么你的父母都死了?”哈利谨慎地问道,试图不让自己的声音流露出过多或过少的兴趣。

    里德尔发出一阵天鹅绒般的轻笑声。“你真是个无礼的发问者,波特。”他阴郁地笑了笑,“其中一个。”汤姆回答道,他的语调没有任何改变。然而,出于某种原因,哈利知道他刚刚进入了危险的水域。

    “我很抱歉。”哈利对他说。他伸出手来,顺时针搅拌着魔药。

    “不用这样。”汤姆补充道,眼里闪烁着某种光亮。哈利认为,在他原本柔和的面容上闪烁着的,是一种更近似于伏地魔的东西。

    哈利逆时针转动着魔药,之后便将它静置一旁,用文火慢熬着。片刻后,哈利将魔药装瓶,递给汤姆,而他又把它带到斯拉格霍恩的桌子上。斯拉格霍恩用他那洪亮的声音对全班同学评论说,它有着“优良的品质!”,并给斯莱特林奖励了十分。晚餐的铃声响了,哈利站起来,心不在焉地伸手去拿他的包。


TBC.

---

注释:

*统统现形:原文为 "Revealious". 没有查到这个咒语,于是自行翻译了。

*那些寻求真相的人也许不用比他们自身看得更远:原文为 "Those who seek the truth might look no further than themselves". 不甚理解,如有更好的翻译请指出。:)

*谜语般的性质:原文为 "riddle-some nature". 不确定此处是不是双关,自由心证吧。

*格罗狄修斯:原文为 "Grodisious". 没有查到这个名字的标准翻译,于是自行音译了。

*限制魔药:原文为 "elixir of confinement". 查不到,自行翻译。

评论 ( 6 )
热度 ( 45 )

© Mati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