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iX

学生,偶尔搞些翻译。
有轻微强迫症。
开学,已进入失踪期。

[翻译] Welcome to Hogwarts 1949 [2]

*目录请点这里

*上一章请点这里

*喜欢的话,就点颗小红心吧?;)


第二章 分院帽

    哈利漫步到大厅里,而大部分学生都没注意到他。他落在一群斯莱特林六年级生的后头以避免说话。他喜欢这样。班上没有一个格兰芬多逗留下来,而当他考虑他应该坐在哪张桌子上吃饭的时候,他感到了一阵焦虑。

    哈利在走到门厅的中途时遇见了邓布利多。他就像是涌动着的学生中耸立的一座高山。他拍了拍哈利的肩膀,示意他停下。“你当然记得我们之前安排好的那次会面吧?”

    “是的,先生。”哈利给了他一个他认为是令人放心的点头。

    “很好。现在听好了,哈利。你要知道,你的处境是十分罕见的。你必须记住,你在学期开始后将近一个月的入学,会被许多人认为是不同寻常的。”

    “谢谢你这么做,先生。”哈利说,抑制住他心中的负罪感。

    “为了你,哈利,这不算什么。”邓布利多向他微笑。“然而,我真的必须要求你准时到达,并且不要给迪佩特教授任何理由来让他相信他的决定是不明智的。”

    哈利用尽全力,拼命地摇着头。他向他的教授说了声谢谢,然后就迅速离开了,努力地保持着他的尊严。

    大厅里人潮涌动,喧闹声此起彼伏。学生们对他们课程的结束感到欢欣鼓舞。哈利环顾四周,感到犹豫不决。他不断地想起,在达利的体育课上,他总是最后一个站在那的人。于是,他缓缓向格兰芬多的长桌走去,重重地坐在一个座位上。哈利庄严地把一些土豆和鸡肉放到他的盘子里。他在霍格沃茨很少感到孤独。也许在他四年级时他曾和罗恩争吵过,但至少他有赫敏。赫敏。他想知道他们是否能注意到他已经离开了。时间会在他们身上凝滞不变,或者他们会继续生活下去?永远无法知道他,他们的朋友,身上后来发生了什么?然后,就像是一根绳子牵引着他渐入黑暗一般,一个甚至更糟糕的想法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如果,如果他再也没有回去,一切会像是他从未出现在那里过一样吗?

    哈利在桌子上来回扫视着,寻找着熟悉的面孔。他的目光停留在一张熟悉的侧脸上。他奇怪地想要发笑。除非他眼瞎了才会错过这张脸。鲁伯·海格坐在对面那张长桌的尽头。他看上去有些憔悴,眼神低垂着。哈利不禁感到吃惊:海格比他的三年级同学们都要高出一大截。他比他们要高出那么多,以至于哈利确定如果他站起来的话,一定有整整六英尺高。更有趣的是,尽管他看起来最多十二岁,下巴也光溜溜的,但他还是有着两条巨大的眉毛,以及哈利有一天将会喜爱的、属于狩猎场看守的、红红的鼻子。哈利看着他慢慢地吃着,一股难以解释的强烈同情淹没了他。

    哈利想起了海格曾经告诉过他的一件事。海格的父亲在他二年级时去世了。他可以逐字逐句地回想起那句话。“他死了,你明白吗,在我二年级的时候——”在海格二年级的时候。但至少他的父亲不需要忍受桃金娘被杀时他被开除的耻辱。哈利四周转动着他的头,在大厅里寻找着仍活着的哭泣的桃金娘。最大的困难时他不知道她的学院。哈利咒骂了一句,重新吃着他的土豆。他的正在迅速成型的目标现在是认出哭泣的桃金娘。被汤姆谋杀了的桃金娘。密室。汤姆现在可能正在寻找着它。

    哈利在斯莱特林长桌边看到了汤姆的脸。他的内心深处出现了一种强烈的、几乎可以说是暴烈的情感。密室!现在,哈利对其比伏地魔,或者至少是汤姆·里德尔,要知道的更多。他在脑中描绘着那个在女厕所水池中打开的洞口。就在他向自己的盘子里舀着肉质的时候,他产生了一种微微令人不安的想法。汤姆是怎么在一间女厕所里发现密室的?这实在是太奇怪了,为什么他以前都没有想到过那一点呢?汤姆绝对没有把他的学生时代都花费在悄悄潜入一间女厕所里吧?

    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哈利瞥了一眼教职员桌,却不禁倒吸了一口气。它看起来是如此的不同。哈利立刻就注意到西弗勒斯·斯内普不在教职员的行列中。当然,他提醒自己,那是因为西弗勒斯·斯内普现在还没有出生。他慢慢地意识到了这一切。没有人想杀他。他在霍格沃茨。他没有朋友,这是真的,但在他年轻的一生中的第一次来,他也没有敌人。他是一个无名之辈。这带来的平静的确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他想,这一定是人们所说的从头来过的意思了。哈利吃完了他的鸡肉,觉得他的处境不再那么阴影重重了,尽管他依然很迷惘。当甜点出现的时候,他希望他能尽快分完院。他希望正式成为这里的一员。来开始他为了无论哪个他曾愚蠢地希望能知晓的秘密而进入的这段旅程。他给自己切了一小块馅饼,然后一口把它吞进肚里。他现在可以离开了吗?他瞥向教职员桌。邓布利多和迪佩特教授都不在那里。哈利站了起来,那天第二次地伸手抓向一个并不存在的书包,并感到自己越来越愚蠢。他动身走向校长办公室。

    在走出大厅的路上,他感到了一种熟悉的感觉。许多束目光凝视着他。低语声在他的耳边打转,在他离开那里的时候忙碌地围着他嗡嗡鸣响着。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走廊里一片寂静。当他走上通往校长办公室的路时,他踏出的每一步似乎都是某种恶兆。万一他们把他分到了斯莱特林学院怎么办?或者更糟,那顶帽子确定了他不属于这个时代,然后让他打包走人怎么办?然而,在哈利想出答案之前,他已经心不在焉地抵达了他的目的地。恰好就在此时,他的肚子仿佛是要提醒他这一点一般,咕咕地叫了起来。哈利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开口想说出口令,但却被走廊里的一声巨响所打断了。他在刚想说出“闪烁的脚趾”的那一刻停下了。那响亮的扭打声后跟随着一声被压抑的尖叫。哈利正准备转身去看发生了什么,而就在此时,邓布利多先前急切地对他说的那句话重新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不要给迪佩特教授任何理由来让他后悔他所作出的决定。”

    但是,他不会因为看了一眼就迟到啊。

    哈利稍稍靠近那边的墙角,漫不经心地凝视着那里。他原预期他能看到两个带着粪蛋的、看起来有些内疚的四年级学生。然而,哈利却发现走廊里空无一人。这比他所认为的要更加可疑。他确信他听到了一声尖叫。一声被压制住了的尖叫。有人被袭击了吗?哈利在霍格沃茨的时光一直是充满危险的。他想沿着走廊继续走下去,但他的脑子里的某个东西把这个想法挤到一边。他回到了雕像前,忍住他的冲动,然后咕哝着那句口令。他最后一次地、警惕地看了眼走廊,转过身去,面对着那只已经跳开了的滴水怪兽。哈利踏上那熟悉的阶梯,让它旋转着上升,把他带到校长办公室门口。他深吸了一口气,使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敲了敲门。

    “进来吧,哈利。”邓布利多的声音穿过坚实的橡木门。

    哈利做好准备。不管发生什么,他都会全力以赴。门轻轻地打开了。迪佩特教授坐在桌子后面;在哈利的记忆中,邓布利多以前常常坐在那里,看着他。邓布利多正站在房间的中央;那里比他所习惯的要空荡荡一些。那些银质的仪器不见了,墙上没有挂着格兰芬多的宝剑,也没有凤凰在窗边的栖木上望着他。这个房间看起来很正式,但不令人感到不知所措,也没有那种力量和变化的感觉。邓布利多身边有一个高高的凳子,上面放着分院帽。像往常一样破破烂烂、弯曲不平。

    “欢迎,哈利。”邓布利多微笑着,看起来轻松而愉快。然而,迪佩特教授却没有在笑。他直挺挺地坐着。

    “是的,欢迎你,波特先生。”迪佩特教授以一种和蔼却带着批判性的眼神看着哈利。哈利看见他尖锐地瞟着邓布利多,而邓布利多似乎对校长的反感视而不见。

    邓布利多指着凳子说:“这是我们的分院帽。”哈利花了片刻来假装感兴趣地看着。“你所要做的就是把它戴在你的头上。”

    邓布利多对他微笑着,而哈利试着咧嘴笑了笑,不确定迪佩特教授对于这突然的入学了解多少。哈利看了邓布利多一眼,然后迪佩特教授清了清嗓子。“那么哈利,请坐。”

    哈利赶紧坐下来,等待着,直到邓布利多把帽子戴在他的头上。那顶帽子不再会遮住他的眼睛,而只是遮到了他的前额。他几乎希望他的眼睛能像一年级时那样得到一些额外的隐私。迪佩特教授的目光一直无礼地钉在他身上。

    “好啊,好啊,好啊,波特先生。这不是……很奇特嘛。”

    “你好。”他想。

    微弱的咯咯笑声充满了他的耳朵。“你难道不是个不寻常的情况吗?十六岁,仍未被分院。我很少会拿到某个心智如此成熟的人啊。”

    “呃,抱歉。我是新生。”

    “哦是吗,好吧,嗯?确实。我认为不是这样,波特先生。这只是事实的一半。”

    哈利脸红了,感到惊讶。他没有时间去想到那顶帽子也许能够读取他的记忆。“嗯,我在这里还没有被分过院。”

    “的确,我必须把所有被拿给我的人分院。无论是第一次还是第二次。你知道吗,你是很多品质的集合体。你很勇敢,有些人会说是无私,但是我更了解你……”

    “哦。”

    “你会打断那些不合时宜的话。是的,你很适合成为格兰芬多学院的一员,你习惯于逞英雄。你拥有强大的意志。但格兰芬多并不是唯一一个珍视决心的学院。”

    哈利明显地感到了恼怒。是的,他拥有强大的意志,但这真的是件好事吗。他的思绪越过暑假,回到了魔法部那天,他看着小天狼星坠入帷幔后方。他的心脏停跳了一瞬。

    “哦,亲爱的。真是件悲伤的事。我很抱歉让你想起它,波特先生。是的,你也许会成为一个非常优秀的年轻格兰芬多,如此忠心耿耿,渴望保卫;但是斯莱特林本人也一直是忠诚的……在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之间摇摆不定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罕见,毕竟它们都是崇尚战斗的学院。我是多么的举棋不定啊,但话说回来,我还没有错过一次呢。”

    “令人印象深刻。”

    “是,我的确是这么认为的,但要小心赞美某些能知道你的心思的东西,因为事实证明这经常会使人尴尬。也许终究还是斯莱特林……”

    他的恼怒逐渐变成了厌恶。他想从凳子上下来,离开迪佩特教授的盯视。

    “耐心点,哈利,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是的,你会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斯莱特林;但同时,你会成为一个多么优秀的格兰芬多啊。”

    “你认为我应该在格兰芬多,对吧?”哈利明知故问地问道。

    “我应该这么认为吗?我确实喜欢挑战,可惜我很少能获得它们。我想我必须得说……”

    紧张的情绪使他的内心刺痛着。“你知道,你以前可没有这么麻烦过。那时我告诉你我觉得我应该在——”

    “斯莱特林!”

    当帽子被从他头上移开时,哈利感到他的头发被刷到了一边。迪佩特教授将那顶帽子放回他的书桌上。哈利看着他冷硬地向邓布利多看了一眼。“很好。”

    哈利一动不动地坐着,双手紧抓着凳子的边缘。他刚刚被分到了斯莱特林学院。他想起了他第一次戴上分院帽的时候,几乎已经要被分进斯莱特林了,但他那时要求被分进格兰芬多,而那顶帽子就默许了。为什么他不在那顶帽子还在犹豫的时候早说些什么呢?

    “呃,教授?”哈利问道,声音中充满了后悔。“你觉得我还能再来一次吗?”他焦急地发问。他一直望着邓布利多教授,但是回答了他的那个人却是迪佩特教授。

    “分院仪式已经结束了,波特先生,”然后他捕捉到了哈利脸上惊恐的神情,“我向你保证,每一个学院都和其它学院一样好。斯莱特林是一个非常好的学院。有很多有地位且杰出的巫师都是斯莱特林。”

    尽管他不喜欢这样想,但他还是会承认他有一些斯莱特林特征。毕竟,在他一岁的时候,汤姆难道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一些他自己的特质吗?但是,被分入斯莱特林学院中似乎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他能感到自己逐渐陷入绝望。

    那些斯莱特林们。他第一个想到的是他不认识任何一个人;但当然,无论他去了哪个学院,他都谁也不认识。难以置信的是,唯一能认出他的人可能只有汤姆·里德尔和格罗狄修斯·马尔福了。

    “好吧,我想这事就这么定了。”邓布利多和蔼地微笑着。“哈利会在晚餐结束后前往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并从明天开始和他们一起上课。”

    迪佩特教授挥了挥手。“是的,当然。”这个动作让哈利想起了福吉。“然后他会继续读书,参加N. E. W. T.考试,最终毕业吗,邓布利多?”

    “我认为我们终会看到的。”邓布利多再次凝视着哈利。“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地追求自己的命运。”

    迪佩特教授看起来似乎更希望得到一个更清楚的答案,但鉴于邓布利多似乎没有什么别的可说的了,他就用手指一下一下地敲击着桌面。“那很好。也许哈利会发现在明天拿到他的书单是很有用的,这样他就可以尽快收到他的邮购包裹了。”

    哈利点了点头,觉得这件事其实主要是被推到了他的身上,只不过是用了一种圆滑的方式而已。

    邓布利多转头看着他。他的胡子比它在哈利那个时代的时候要短得多。他怎么会错过那一点呢?

    “那么,你已经被分到斯莱特林学院了,哈利。”他低头看着他的那种方式,似乎是在暗示他正在读取哈利的想法。“你在这里接下来的日子中,很大一部分都会和你学院的成员们一起度过;我希望你能找到合适的同伴。”邓布利多脸上的表情很奇怪,看起来几乎有点像是怜悯。也许他同情哈利。毕竟,哈利曾经告诉过他他以前是个格兰芬多。

    哈利点点头。“是啊,我也这么希望。”

    然后,哈利向邓布利多描述了他以前上的N. E. W. T.课程都有哪些,而迪佩特教授看着他们。他脸上哈利第一眼看去时认为是严厉的皱纹,在近看之下显得更疲倦、更沧桑了。

    邓布利多向他保证说,到了他开始正式上课的时候,教师们都会明白他在那里的原因。不久之后,办公室的门口传来了敲门声。它打开了,露出了后面的一个有着蒜头鼻的矮个子男人。“迪佩特教授,你需要去一楼了。”

    迪佩特教授向后微微缩了一下,仿佛是在抖下挥之不去的睡意。他站起身来以礼貌的表示他要离开了。在他出去的路上,他拍了拍哈利的肩膀,把他领到门口。

    “恭喜你。”他庄重地说。

    邓布利多跟在后面。迪佩特一松开他在哈利肩膀上的手,他就向他点了点头。“祝你好运,哈利,不过我希望你不需要用到太多运气。”他担忧的脸上,一抹微笑转瞬即逝。邓布利多跟在他的同事身后离开了,把哈利留在了滴水怪兽石像那里。

    哈利以他能做到的最慢的速度挪回大厅。在几秒钟之内,他彻底把他的生活变得面目全非了。迷失在某种他无法控制的东西的记忆里已经够糟糕的了。更糟糕的是,他被告知他必须穿着斯莱特林长袍来度过这段时光。他充满恐惧地一步步走下石阶,脑海中有了一个念头。尽管成为一个斯莱特林是一件令人作呕的事情,但终究,这还是相当方便的。如果他唯一能逃离这个地方的希望寄于发现一个对他来说最重要的秘密的话,接近这一切的中心难道不是更好吗?他的思绪发散到了汤姆身上。在没有将一切合理化或是加以分析的情况下,他就知道,如果他想要发现某些东西,这就一定会和他有关系。因为这一切都能追根朔源到同一个地方。这是那个预言,以及他的母亲和父亲的牺牲所存的地方。这是小天狼星失去了生命,以及其他凤凰社成员勇敢地站立着面对黑夜的地方。当他迈步时,一种全新的决心在他身上浮现。他知道他有一个他必须设法完成的任务。他抵达了大厅入口。

    长桌边的人比他之前离开的时候要少得多。他走进大厅,试图显得若无其事,然后悄悄坐在了斯莱特林长桌的一个座位上。他突然想到自己从未坐在那里过。如果罗恩和他在一起,那肯定会很有趣;但事实并非如此,而他的心情没有好到能为此感到愉悦的程度。这就是你现在在霍格沃茨的处境了,他草草想到。

    他环顾了一下剩下的斯莱特林们。在长桌的一端,坐着几个表情麻木的男孩们;在离他们几个座位远的地方,坐着一个看起来很高高在上的七年级女孩。她有着一头蜂蜜般的金发。

    “这么说来,你是学院里的新成员了?”

    哈利事实上感觉自己跳了起来。

    汤姆·里德尔坐在他的对面。他那张冷淡而又完美的脸上,因使他惊得跳起来,而露出了微微愉悦的神色。

    “是啊,我刚刚被分进了斯莱特林学院。”这个单词在他嘴里的发音显得很奇怪。就好像是一个谎言一般。

    他面前有一本书,被放在餐巾架上。汤姆从他的高脚杯里呷了一口,看着他。“你是个纯血种吗?”

    哈利不确定该说什么。他有一种感觉:如果他撒了谎的话,最终还是会被发现的。他需要记住的谎言越少越好。“我是一个混血。”

    “真的吗?”汤姆问。“好吧,这是相当罕见的,”他翻过一张书页,“你应该庆幸自己不是个麻瓜种。”

    “这是不寻常的吗?”哈利问道。“一个混血?”

    汤姆看着他。“这并不是闻所未闻。”

    “你是个纯血吗?”哈利问道,试着在上下颠倒的情况下读懂他的书上写的字。

    汤姆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好像在研究着他,然后以一种只有电影明星或是久经世故的法国人才应该知道的方式笑了。“你会发现斯莱特林学院里不会有多少渣滓。麻瓜种们会被分到其它学院去。”他们交换了一个眼神;哈利试着让自己对此看起来很满意。“我也同样是一个混血。”哈利已经知道这一点了,但他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很惊讶。“我猜我早该知道的。”哈利笑着,尝试着让自己听起来自信一些。“事实上,一些最强大的巫师们其实是混血。我们不会一味的被古老的传统所蒙蔽。这使我们具有创新精神。”

    汤姆抬头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实在是令人无法解读。“我想你的确可以这么说。不过,也许尊重魔法世界的古老文化是最好的,”汤姆捕捉到了他的目光,“但我认为,一切古旧的东西都能被再次革新。”

    哈利微笑着,想知道他从汤姆的话语中觉察到的是否是一个威胁。“你在读些什么?我猜你已经注意到我在盯着它看了。”

    汤姆把书合上,露出了它那镀金的封面,上面写着血统的权利:低等生物的生存之道*几个字。封面微微发黑,上面沾着——哈利可以用他在古灵阁的所有财产打赌——血迹。“一个额外的加分项目。”他解释道,对着哈利头发都要竖起来了的这一幕扬起眉毛。

    哈利严重怀疑这一点。“这本书绝对应该被禁。”

    汤姆的那张哈利正如此仔细地在上面找着蛛丝马迹的脸上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你抓到我了,波特。”汤姆也许没有灵魂,但他上演了一场精彩的表演。

    “他们就让你带着这玩意到处走来走去?”哈利打开书,翻了翻,停留在了一张没有标记的图片那页。“事实上,这真的是一张蛇怪的图片!”

    然后哈利就看到了它。那眼神中一闪而过的光。汤姆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你认出它了?”刹那间,他的表情就和往常一样圆滑而真诚了。

    哈利耸耸肩。

    汤姆放下了他的高脚杯。“你对它还知道些什么?”

    哈利咽了一口口水。“嗯,先从毒牙开始说。”他看了看他的手臂;那里曾被一根巨大的毒牙所彻底刺穿。“看着它的眼睛绝对不是你会想做的事情,鉴于结果会是立即死亡。然而,”他停顿了一下,拿起他先前放下的那本书来更仔细地看着那张图片,“蛇怪的凝视的倒影会造成石化。它们可以活上数百年。当然,它们是巨大的——”哈利再次停顿着,看向汤姆,而他看起来对此既印象深刻,又感到怀疑,尽管这些都被某种可能是伪造的漠不关心所掩盖住了。

    里德尔假笑着,打破了这紧张的气氛。“你一定对魔法生物很了解。”

    哈利停顿着,摇了摇头。“不,我只是了解神话。传说它是斯莱特林的怪物。”

    他做到了。他找回了他的勇气。汤姆现在用一种更加不加掩饰的方式看着他。他的眼里闪过一丝像是兴趣的东西。“但当然,你会听说过这个神话了:一间古老的密室,由斯莱特林本人建造,里面住着一个怪物。但即使是我也不得不承认,你会为即使在他自己的学院里,也没有多少人知道这怪物的名字的事实而感到惊讶的。”

    哈利笑了。“那你认为这是个神话吗?”

    汤姆眯起眼睛。“你相信睡前故事吗,哈利?”

    “也许吧。特别是在有证据的时候。我最近倾向于预期那些意料之外的事。”

    “我知道我会喜欢你的。”


TBC.

---

注释:

*血统的权利:低等生物的生存之道:原文为 "Blood Rights; The Ways of The Lower Beings". 翻译的时候加入了一些自己的联想,但依然觉得不太确切,所以……将就着先看吧?

评论 ( 1 )
热度 ( 48 )

© Mati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