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iX

学生,偶尔搞些翻译。
有轻微强迫症。
开学,已进入失踪期。

[翻译][TR/HP] HP & the Descent into Darkness [5]

*目录请点这里

*上一章请点这里

*喜欢的话,就点颗小红心吧?;)


第五章


    圣诞节的早晨到来了。哈利已经在床上赖了大约半小时了;他沉浸在他的脑海之中,与他的黑暗同伴一起度过着早晨的时光。

    不过,这一切都注定要被打断。哈利发现自己被一个过分热情的、大喊大叫着礼物和早餐的罗恩所“摇醒”了。

    鉴于他最近所做出的迟钝的愚蠢行为,赫敏依然对罗恩冷眼相待,而罗恩甚至使事情变得更糟了:他坚持认为,赫敏说自己已经有舞伴了一定是在撒谎。

    赫敏以及其他格兰芬多的女孩们都在下午四点左右集体失踪,跑去为舞会做准备了。哈利认为,花足足四个小时只为穿好衣服并且打理好自己的外表绝对是荒唐的——尤其是,她们还有魔法的帮助,而这只会加快一切的速度——但他不是白痴,所以选择把自己的难以置信憋在肚子里。

    罗恩就没那么聪明了。最后,他收到了好几个女孩的怒视。

---

    七点钟时,哈利回到宿舍,穿上了他的礼服长袍。韦斯莱夫人给罗恩送来的那套“传统”的长袍绝对是惨不忍睹的;哈利必须用上他所有的意志力,才能忍住不对那个红发男孩穿着那套长袍的愚蠢样子爆发出一连串笑声。

    哈利提前离开了,不仅因为他已经快要忍不住不去笑罗恩,而更是因为他需要去等着芙蓉了。

    哈利向门厅走去,在他们约定好的地点那里等着芙蓉。她没有让他等太久,而他对此很感激。

    哈利称赞了她的礼服和发型,然后两人开始闲聊了起来。大多数时候,他们都在打趣说笑,而她似乎也觉得他足够有趣。麦格召集了所有的选手们,把他们拉进了位于大厅一侧的房间里。那里正是在每个学期之初时,分院之前,一年级们等待着的地方。

    当威克多尔·克鲁姆挽着赫敏的手走进房间时,哈利向她咧嘴笑着。她看起来十分愉快。当她发现他正在朝她笑着时,她脸红了,低下了头。塞德里克挽着那个拉文克劳的找球手。秋·张,走了进来。

    最终,麦格教授回来了,把他们都领进了大厅里。他们排成一列地穿过人群的中心,向舞池前进。当赫敏和克鲁姆一起从罗恩身边走过时,哈利发现他脸上有一种狂怒的表情。哈利做了个鬼脸,同时一种微微的恐惧在他的胃里沉了下来。他记得这个表情。这个表情意味着罗恩在今夜结束之前会做出某些极其愚蠢的事情来。

    哈利叹了口气。不管那个红发男孩要在什么时候做出些什么傻事来,他都希望他不会在那里。

    哈利把芙蓉领到舞池里,轻松地把他的手放在她的腰上,另一只手握着她的手,领着她开始跳传统的华尔兹。这是他们在舞会开始的时候所被预期的。

    一会儿之后,其余的学生和教授们也都加入进来;舞会正式开始了。

    “你总是让我感到惊讶,阿利。”芙蓉微微笑着,说。

    “哦?”

    “是这样的。你是一个很好的舞者。”

    “啊,谢谢你的表扬;不过,这只是因为你美丽的身影,在我身旁,激励了我做到最好罢了。”

    她笑出了声来。“我怀疑这一点。”

    哈利好奇地看着他,歪着头,感到有些迷惑。

    在他们转移了话题之前,她给了他一个小小的、会意的微笑。在他们继续在舞池里跳了两场舞之后,哈利终于决定试着溜进她的脑子里。他知道,如果她正在主动地思考着那个项目,他就能更简单地在她的记忆中找到信息,但他并不想在他们的对话中提起争霸赛。

    他不能真的开口问她;甚至,单单提及第二个项目都会让她意识到他是在寻找信息。因此,他转而漫无目的地戏谑着学校少得可怜的选修课,以此来使她分心。芙蓉兴致勃勃地继续着这段对话,自豪地夸耀着布斯巴顿所提供的众多课程,而这些都是霍格沃茨没有的。

    在她说话的时候,哈利开始在她的脑海里挖掘着,寻找着任何与金蛋或是项目有关的东西。这花的时间比他所希望的要长,而他发现,他很难在对他们的谈话保持关注的同时,搜索她的脑海。

    当他刚要放弃,准备晚些时候再试一次时,他终于无意发现了一个记忆,一个相当……呃——一丝不挂的芙蓉,带着金蛋进入了浴缸。她把金蛋放到水下,然后低下了头。

    她打开金蛋。迎接着她的,不是那种能穿透耳膜的尖叫声,而是歌声。

    哈利想要扇自己一个耳光。

    但尽管如此——他怎么可能会想到要把那个该死的东西放到水下来听呢?

    他听了线索的一部分,并把它和她心中黑湖的图像联系起来。这样就足够了。他现在知道自己要如何得到线索了,而他可以晚些再专注于它。现在,他必须先专注于自己的舞伴。

---

    乐队切换到了一个叫做古怪姐妹的流行的巫师乐队。对哈利来说,他跳第一场快步舞时有些笨拙,因为他以前从未像这样跳过舞;但他很快就学会了。从根本上来说,这所需要的只是一些自信,以及放松并且不担心别人有什么看法的能力。只要他不在意别人对他的评价,他就不害怕放松下来,享受这音乐和节奏。

    当乐队开始演奏第四首歌的时候,他已经完全专注于舞蹈上,正沉浸在这最快乐的时刻之中。芙蓉大笑着、旋转着、舞动着,而哈利乐于说她看起来玩的很高兴。

    几首歌过去了;他们两人在一张桌子旁坐下,因为疲惫和跳舞而眼花缭乱地吃吃傻笑着。片刻之后,赫敏和克鲁姆在他们的身边坐下了。赫敏高兴得脸颊发红,灿烂地微笑着;显然,她也玩得很开心。克鲁姆和哈利都站了起来,离开了桌边,去为各自的舞伴拿些宾治酒和饼干。完成任务之后,他们开始走回那张桌子。哈利看见罗恩独自坐在墙边的另一张桌子那里,怒视着整个房间的人,更确切地说,克鲁姆;而帕瓦蒂并不在那里。这告诉哈利,罗恩可能已经做了至少一件令人厌恶的蠢事了。

    哈利翻了翻白眼,径直向芙蓉那里走去,希望自己能在晚上的剩余时间里都避开他愤怒的室友。

    他们四人坐在一起,随意地聊着天。克鲁姆似乎在抽搐着,但哈利注意到,那个保加利亚人只是在试图拍死一只一直环绕着他们的桌子乱飞的甲虫。

    哈利悄悄地微微抬起手,把自己的魔力集中在驱除这只昆虫的欲望上。他用另一只手掩住自己的嘴,把头转向一边,好像是在咳嗽时捂住嘴一样。他嘶嘶地叫那只甲虫§到一边去!§,同时紧盯着它,手指摆动了一下。

    那只小黑虫立刻被送到了远处;哈利得意地笑了。虽然这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小魔法,但他不仅仅只是无杖地施出了它,而且甚至没有人发现他这么做了。

    在闲聊了又一首歌的时间之后,哈利觉得自己已经充分地恢复了。于是,他便问芙蓉说她有没有兴趣再次回到舞池中。她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点了点头,热切地让哈利领着她离开桌边。

    哈利认定,芙蓉是一个极其出色的舞者。她的某些动作似乎有些倾向于歌曲里情色的那一侧了,但哈利只是不置可否地笑着,附和着她的动作。她显然被逗乐了;看起来,他们两人都很享受今晚多次停留在他们身上的目光。

    人群开始变得稀疏了。哈利意识到,在大约三十分钟后,舞会就正式结束了。在一组格外情色的舞步之后,哈利和芙蓉咯咯笑着,离开了舞池。维克多教授震惊地吸了一口气,盯着他们。

    他们胡闹般的举动也导致了几个在他们附近跳舞的男孩自己绊倒了自己,和他们的舞伴一起摔到了地上。

    他们终于认定他们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得有些太过了,于是便自愿退出了舞池,寻找着更多的宾治。

    哈利手里抓着几杯宾治酒,回到了芙蓉那边。她正在从她不由自主的咯咯笑声中恢复过来,依然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哦阿利,你真是太,太有趣了,”她说道,用手背掩着嘴,让她的笑声终于得以平息下来。

    “我尽量,我尽量了,”他玩笑般地鞠了个躬,说道,然后抿了一口自己的饮料。

    当哈利正要开口转移话题时,他的注意力突然转到了一个熟悉的、愤怒的声音上。哈利朝声音的方向转去,正好看到了一个显然十分心烦的赫敏和一个看起来很愤慨的罗恩面对面站着。她的手紧握成了拳头,而她的双眼中燃烧着快要克制不住了的怒火。

    她愤怒地低吼着,但哈利听不出她到底说了些什么。下一刻,赫敏就拿起了一杯宾治,把它扔到了罗恩脸上,然后迈着重重的脚步愤然向出口走去。

    哈利眨了眨眼睛,缓缓地转回去,面对着芙蓉。他几乎没有抑制住自己的表情中的忍俊不禁。

    “你觉得那是怎么回事?”芙蓉说道,眼睛好奇地睁大了。她的视线越过哈利背后,落在浑身湿透的、粉色的罗恩身上。

    哈利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罗恩是个白痴。他可能说了某些与他自己相称的白痴的东西。”

    “他不是你的朋友吗?”

    哈利哼了一声,但很快改变了他的表情。“呃……也许吧。或者说,我们曾经是,但我们已经有些渐行渐远了。我认为最大的问题是,我自从去年来就已经长大一些了,但他……嗯,他没有。”

    “啊。你要去看看你的朋友赫敏怎么样了吗?”

    “她很可能是跑到某个地方去痛痛快快地哭一场了。就算我能找到她,我或许也没办法帮她什么。”

    为了今晚最后的一首歌,哈利最后一次地领着芙蓉回到了舞池里。终于,乐队打包离开了,而学生们都开始散开了。

    哈利与芙蓉一起走回了布斯巴顿学生在他们的停留期间所居住的侧楼。

    “我度过了一个真正美妙的夜晚,阿利。谢谢你邀请我,”芙蓉微笑着说,双眼奕奕地闪烁着。他们在一处壁龛旁停步;这里离他们必须要分道扬镳的地方还有一小段路。

    哈利咧嘴一笑,耸了耸肩。“我也玩得很开心。谢谢接受我的邀请。”

    芙蓉笑了笑,然后长长地、沉默地用一种仿佛洞悉一切般的目光看着他。有一刻,哈利感到了一种奇异的刺痛感浮过他的全身。这是一种他不熟悉的异质魔力。他眯起眼睛,思索地看着她。

    “你在做什么?”当他的好奇心强烈到了不容忽视的地步时,他发问了。

    芙蓉低下头,但她的笑容依然显而易见。“只是试着证明一个猜想而已。告诉我,阿利。你是个同性恋,不是吗?”

    哈利睁大了眼睛,惊讶地朝着她眨了眨眼。“呃……”他开口,但嘴又忽地闭上了。他审视地看了她一会儿,然后笑着耸了耸肩。“是的。你是怎么知道的?”

    她咯咯地笑着,翻了翻白眼。“我是个媚娃,阿利。”

    “你说的好像这对我而言应该意味着些什么一样。”

    “我刚刚用一波强烈的气息击中了你,而你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这意味着,要么你对女人一点也没有兴趣,要么你还没有进入青春期;而我可以看出,你显然不会是第二种情况。”

    哈利笑了,再次耸了耸肩。“这不会困扰你,是吗?我依然邀请了你去舞会,即使……”

    “当然不会。甚至在今晚之前,我就已经怀疑过这一点了。”对此,哈利的眉毛诧异地挑起。

    “你能以一种轻松的方式接近我。在第一个项目之前,还有之后你邀请我去舞会的时候。你一点也没有显出对我的气息的通常反应。”

    “啊,我明白了,”哈利点着头,说。“而这真的不会困扰你吗?”

    她对此大笑着。“困扰我?当然不会。你很有趣,也很机智,而且能和我对话。它比我在刚刚被告知舞会时所预期的要好得多。”

    哈利低下了头,脸上浮现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嗯,我很高兴你玩得很开心。”

    芙蓉咧嘴笑了,简单地朝他微微点了下头。然后,她身体往前倾,把她的双唇印在了他的脸颊上;哈利略微惊讶地睁大了眼。她重新站直,眼里闪烁着淘气的光芒。

    “晚安,阿利。祝你在第二个项目上好运。”

    哈利笑了,压下了设法在他的双颊上绽开的微微脸红。“也祝你好运,”一旦他恢复了镇定,他就开口说道。“晚安。”

    芙蓉转身离开了壁龛。片刻之后,她的身影在门口后面消失了。

    哈利目送着她离开,然后叹了口气。他已经精疲力尽了,但这一切的确都很有趣。比他所预期的要有趣得多。

    他从他正倚靠着的墙上站起身,转身向相反的方向走去。一只小虫嗡嗡地绕着他的头飞着。他心不在焉地用手把它赶走,然后开始慢跑向主楼梯,回到格兰芬多塔楼。

---

    他旋动着他细长的手指间的烈酒杯中的白兰地。十多年来,这是他的第一个在一具身体中度过的圣诞节。

    他对于自己的想法暗笑着。他竟会有如此多愁善感的想法这件事,本身就是荒谬可笑的。此外,尽管他对于他魔力的控制正在逐渐改善,但现在承载着他的容器也只能勉强算是一具合格的身体而已。

    在这一天里,只有纳吉尼陪在他身旁。但她意外地是一个不错的同伴,所以,这也不尽然是一件坏事。毫无疑问,他更喜欢在她的陪伴之下度过一天,而不是和虫尾巴一起。而他的前景也的确令他生厌。和虫尾巴一起度过这个节日。

    仅仅是这个想法,就足以让他的胆汁开始翻上他的喉咙。

    他叹了口气,把小玻璃杯放在他正坐着的矮小的扶手椅旁边的桌上,紧挨着那本他一直在读的书。这是一份古老的文本;巴蒂设法为他找到了它。它是关于古老的血魔法理论的;而这个主题引起了他的兴趣。他的猜想是,亲爱的莉莉·波特比所有人认为的都要更精通于那些黑暗的魔法。

    他终于开始形成了一套理论;关于那个波特家的小子是怎么设法活过那个晚上,以及为什么他的身体会被如此完全地摧毁了的。他痛恨一无所知的感觉。这使他感到难以言表的挫败与沮丧,并使他心中充满了最强烈的求知欲,去发现世上每一个秘密的欲望。

    除了他因被剥夺完成自己的事业所需的时间而感到的暴怒之外,被困在这可怕的、不完整的身体之中更令他发狂;这是如此无趣,使他的头脑变得麻木。完全无法做任何事情,甚至连研究魔法的本质,或是提高自己的技巧也都做不到。他对于时间流逝的感知已经被扭曲了。在他的意识之中,十多年就这样朦胧而模糊地在瞬息之间飞逝了,以至于他并不怎么需要费力忍受这段无聊透顶的时光所给他带来的苦难。

    但与此同时,他花了这么长时间,却只恢复了自己的一小部分力量,并且才开始重新意识到,自从他最后一次掌权以来,周围的世界在十三年中有了些什么变迁。十三年了。他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有太多的失利要复得。

    他有太多的事情要做,可是他却坐在这里,无法做任何事情。沮丧甚至无法形容他此刻的心情。

    他挺直了身,坐了起来,把自己矮小的身体挪到椅座边缘,然后跳下椅子,在原地伫立着。在这具糟糕透顶的身体里,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该死的家养小精灵。

    干瘪而恶心。他怀念着自己从前的形态所有的,迷人而美丽的男子气概。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完全恢复成那样。他的身体很可能会被他用来恢复肉身所用的强大魔法所扭曲。这很不幸,但绝不在他的意料之外。与他自己可能仍拥有的那些虚荣心相比,重获一个功能完整的身体,并且继续开始他的任务才是更重要的。他无法再等待一个更好的选择的到来,所以他将不得不将就一下了。

    他能想出好几种能给他的复活咒语提供力量,以让自己获得更理想的结果的方法,但那些情况所实现的可能性基本上是不存在的。它们太过不可捉摸,甚至都不值得他花费时间考虑。

    他穿过书房,走过正在壁炉旁蜷缩着、睡着了的纳吉尼,在一个书柜前停步下来。他向其中一本莎士比亚的戏剧集伸出手,把它带回自己的座位处。他苦涩地暗自喃喃着;他竟然不得不亲自走去拿那本书,而不能够简单地把它召唤过来。但是,他需要为真正需要它的那个时刻保存自己的魔力。

    他回到了他的座位,感到有些不适。他打开了书,翻到了《李尔王》开始的那一页。相较他现在的境地来说,他总是觉得它和《尤利乌斯·恺撒》都格外令他感到惋惜。他暗笑着,想着他的追随者们对于他竟然在阅读麻瓜文学这件事会作何反应。如此愚蠢而盲目的羔羊。

    当然,他不知道事情会不会再是那样了。在他的追随者中,有多少人会在这么多年过去之后依然忠于他?他会不得不从头再来吗?这个想法全然令他不安。

    并且令他感到挫败。太多的挫败了。

    他叹了口气,试图就这样让一切顺其自然……只是现在而已。他只需要等待,然后他就可以开始自己的工作了。他放松地向后靠在椅背上,开始读那本书。

---

李尔    你是在叫我傻瓜吗,男孩?

弄人    你已把所有的头衔都赠予了别人;只剩这一个,你生来就有。*

    哈利眨了眨眼睛,感到十分迷惑。他坐了起来,微微摇了摇头。一阵晕眩在他的头脑里回荡。他四下看了看他的床,然后是他的床头柜,试图找到自己的书。他一定是在读着它的时候睡着了……

    哈利停顿了一下,皱起了眉头。他并没有在读书。在舞会之后,他就直接准备睡觉了;而由于他的精疲力竭,他几乎是瘫倒在了床上。但他的确是在读书……读的是莎士比亚。在这之前,哈利从未真正读过莎士比亚的作品。他总是觉得那些言语太令人迷惑,甚至有些没有意义。他几乎无法理解它,但在昨晚的时候,这个问题并没有出现。事实上,他读那本书时相当全神贯注。

    但他没有读完它。他……

    哈利并没有在读那本书;伏地魔在读。他又有了一个……幻象。或者之类的东西。他又一次进入了黑暗领主*的头脑里。

    哈利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他重重地叹了口气,抬起手,用手指梳理着他一觉醒来后凌乱的头发;他的手掌拂过那道伤疤。然后,他的眼睛不由自主地闭上了。一阵颤栗穿过他的全身。他的双唇微微分开,吐露出一声颤抖着的呼吸。他迟疑着,让他的手指轻轻抚过自己的伤疤。仅仅一次而已。随后,两次。他用食指轻轻地描摹过那道闪电的形状,然后微微用力地再做了一次。一缕缕温暖的力量流过他的全身;他沉迷于这些感觉之中,继续本能性地这么做了几分钟。然后,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在做些什么。

    哈利的双眼突然睁开了。他放下了他的手,微微恐惧地看着它。

    他是怎么了?

---

    余下的一整天里,哈利都很安静,并且和他的朋友们保持着一段距离。显然,赫敏依然对罗恩很生气,而因此,罗恩也对她很生气。鉴于他们还是一句话也不和对方说,哈利也不用再费力避免和他们的谈话了。

    他感到心烦意乱,并且……相当迷惑。

    在午饭后一小时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走进了学校的图书馆;他脸上带着一种迷惑的表情,环顾着四周。

    “你需要帮助吗,波特先生?”平斯夫人朝他走来,问道。

    “我……需要……请问学校有莎士比亚的任何一出戏剧的副本吗?”

    有那么一刻,她看起来很困惑,然后她的表情就立刻被惊讶所取代。“抱歉,波特先生,恐怕我们没有。”

    哈利皱了皱眉,感到有些失望。他不知道有没有一家店能让他猫头鹰邮购一本麻瓜的书,或者他必须得等到暑假到来,而自己又重新被遗弃在麻瓜世界才行了。

    “哦,好吧……总之,谢谢,”他叹了一口气,说,然后转身离开了图书馆。

    他的同伴在那天的大多数时候都保持着沉默,但哈利依然能感受到,他就在他的脑海里。这提醒了他,他并不是孤身一人。这个保证令他平静了下来。

    他在城堡的众多厅堂里漫步了许久,试着理清自己的思路。最终,他听天由命地重新专注于某些更为紧迫的需求去了;他走回格兰芬多塔楼,准备着他今晚第一次服用加速魔药时所需的东西。

    他把他的隐身衣、活点地图、他的装有第一剂加速魔药的小包都装进包里;还有各一剂的其他两种魔药。鉴于他需要在第二天早晨起床的时候服用它们,他觉得自己还是带着它们为好。他的包里也备着替换的衣物。

    准备好他的东西并没有花费足够长的时间;他不耐烦地叹了口气。

    他走下楼,进入了公共休息室;罗恩正和迪安和西莫一起坐在一张桌子旁,玩着噼啪爆炸牌。他们令人讨厌地大声喧哗着;哈利轻蔑地对着这小小的集会冷笑着。

    “哈利?”

    哈利转过身来,迅速地掩饰好自己的表情,与赫敏面对面地站着。

    “你还好吗?”

    “嗯?哦,是啊。我很好,”哈利说,给了她一个他希望是令人信服的微笑。

    “你确定吗?你一整天都看起来相当冷淡。”

    “确定,敏*。我很好。真的。”

    她对他笑了笑,点了点头,准备离开了。就在这时,一个想法出现在了哈利的脑海里。

    “嘿,赫敏?”

    “什么事,哈利?”

    “我知道这也许不大可能,但是,你的藏书里有任何麻瓜的书吗?”

    “当然。”

    哈利眨了眨眼,被自己胸腔中绽开的强烈的希望所惊呆了。为什么拿到那本书对于他会是这么重要呢?他把这个想法推到一边,继续问道。

    “你有任何莎士比亚吗?”

    赫敏的眼睛亮了起来;她笑了。“哦,是的。我有他的全集!”

    “真的吗?我能借走它嘛!”哈利激动地问道。

    要说赫敏看起来目瞪口呆,几乎是轻描淡写了。“当——当然!但是为什么?”

    “我只是……我想读读他的几出戏剧。”

    “哪几出呢?”

    “呃,《李尔王》和《尤利乌斯·恺撒》?”

    赫敏沉思着点了点头,自喉咙里发出了长长的哼声。“那两处都很不错。他的悲剧之二。”

    “是啊。你……呃,你觉得我能现在就借走它吗?”

    “哦!当然。我马上就回来,”赫敏笑着说,然后冲上通往女生寝室的楼梯。她离开了将近五分钟;哈利感到自己开始不耐烦地坐立不安了起来。终于,她从楼梯上下来,手里抓着一本厚厚地书,微笑着。

    她走到了楼梯底部,把这本书交给了一个看起来十分急切的哈利。他接过它,几乎是虔诚地看着。赫敏并不习惯哈利用这种表情看一本书。看一把扫帚,也许吧——但一本书?

    “你真的在今年改变了很多,哈利,”赫敏若有所思地说。

    哈利猛地抬头看着她,皱起了眉。“这是什么意思?”他以一种相当谨慎地语气问道。

    “嗯……我从来没有真的看到你和其他人下棋,或者玩噼啪爆炸牌。你没有和罗恩一起去骑扫帚,也没有和他们一起兴奋地讨论过魁地奇。看起来,你花了很多时间阅读。”

    哈利漫不经心地耸了耸肩,转身背对着她,然后走向那些椅子中的一把。

    “我不觉得这是一件坏事,”他平静地说;她跟在后面。

    “不……”她慢慢地开口道。“这不是。事实上,我会说你成熟了很多。你变得……我猜你和人打交道的时候更自信了。我对你对于学习的态度变得多么认真了这一项印象深刻。”

    “我的优先事项改变了。我也学会了把霍格沃茨看作是它真正是的地方。”

    赫敏等待着,预期着他继续阐述下去,但他没有。于是,她追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嗯……我觉得我以前只是把它看作……嗯,首要的是,一个能从德思礼家逃走的地方。但其次,它也只是个学校。你来这里,你得到作业,你参加考试,然后交作业。你知道的——只是学校而已。”

    “但是你不再把它看作这个了?”赫敏问道。她的语气中带着一丝疑惑。

    “不。这不是关于成绩或者考试或者作业。这是关于学习。关于获得知识。它是关于一个变得更好的机会的。变得更强大。如果我没有认真地对待它,我就是在浪费一个巨大的机会。”

    他抬起头,看见赫敏敬畏而欣喜地看着他。“哈利!我真为你骄傲!”

    哈利低下头,勉强忍住了他的怒容。他的表情变成了一个含糊的皱眉。

    “是啊,嗯……我只是……我意识到了我是个白痴。我跟在罗恩屁股后面,不只因为这样会轻松一点,更因为我觉得维系住我的朋友比拿到优秀要重要得多。如果我开始在学习方面做得很好,我知道,我就会和他疏远。你知道吗?如果我们都做得很好,他就会开始生气了。”

    赫敏皱起了眉头,高傲地把头抬了起来。“是的,怎么说呢,他的确是个白痴。”她相当严厉地吐出了这句话。

    哈利大笑着。真正的大笑着。

    赫敏被吓到了,奇怪地看着他。一分钟后,哈利终于设法平静了下来。“对不起,敏。呃……是的。罗恩是个白痴。但这就是使我意识到我也是个白痴的一部分原因,因为我在把他当做榜样。出于错误的理由,我在模仿他的行为。所以我停止这么做了。”

    “我为你骄傲,哈利,”她说道,对着他自豪地笑着。

    “呃……是嘛。谢啦。”

    哈利终于设法逃脱了她的详细审查,坐定在椅子上来开始读那本书;他完全沉迷于其中了。他的集中被赫敏在他肩上的轻拍打断了;她告诉他,是时候去吃晚饭了。

    他随身带着那本书,并在晚饭时一直读着它;这使罗恩迷惑地看了他一眼。他花了整个晚上坐着同样的事情;当罗恩说他马上就要上床睡觉的时候,他已经快要读完《尤利乌斯·恺撒》了。

    “哦,嘿!罗恩?”当那个红发男孩开始走上楼梯的时候,哈利喊道。他停下来,疑惑地转过身来。

    “明天我需要继续做我的魔药,为此我要早就起床。估计在你醒来之前我就已经走了;直到午饭后一会儿,我都会待在地窖那里。”

    “呃啊,真的吗?天啊,伙计!你太努力了!所有这些阅读,还有酿造魔药。你需要多放松些。你应该在明天下午和我们玩玩霹雳爆炸牌。”

    “是啊……我会考虑一下的,罗恩,”哈利假笑着说。

    “你要上床睡觉了吗?”

    “是啊,我应该了,”哈利一边听天由命地叹了口气,说,一边合上书,站起身来。

    他跟着罗恩走上楼梯,准备睡觉了。通过他们的呼噜声可以判断出,他其余的室友们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罗恩爬上他的床,拉下了帷幔。哈利做了同样的事,然后在他的床上做了大约二十分钟,直到他确定罗恩也睡着了。他溜下了床,把帷幔拉起来,然后对它们施了一个无声的粘贴咒。他穿上自己的隐身衣,抓过他的包和活点地图,然后安静地溜出了房间。

---

    十分钟后,哈利走进了密室中斯莱特林的书房。他把他的东西放在那张躺椅旁的矮桌上,然后脱下了他的袍子,身上只剩一条柔软的棉睡裤和一件T恤。

    他谨慎地注视着那瓶银色的浓稠魔药。他知道这个过程不会是愉快的。他也知道自己对此无能为力。他已经下定决心要这么做了,而他不打算在现在退缩。

    他坐到了躺椅上,把那瓶魔药举到自己面前。他吞咽了一下,然后打开了瓶子。他尽可能快地把其中粘稠而移动缓慢的内容物倒进嘴里,然后在他的勇气消失之前把它尽数吞下。

    它尝起来……有些寒冷。它几乎是薄荷味的。他惊讶地发现它的味道并不恶心,但任何有关于这一点的想法在灼烧感开始的那一刻就烟消云散了。

    他的背弓了起来,然后他的身体又像胎儿一样蜷缩成一团;一波波疼痛不停地洗刷过他的全身。他尖叫着,震惊于这种疼痛的强烈程度,以及它发作的速度。有一刻,他怀疑着自己是不是犯下了什么可怕的错误,但他从那本书里的警告中得知这个过程应该是这样的。他已经被警告过了。他不能声称自己不知道。

    他咬紧了牙关,发出了可怕的呜咽声;他的双手抬了起来,伸进他的发间,然后扯着它,指甲抓着他的头皮。

    梅林,他是个白痴!他怎么可能忍受这种痛苦十二个小时呢?然后还要在该死的两个月里每周做一次这种事情!

    哈利感到泪水开始顺着他的脸颊流下。他的全身都在那种能够击碎理智的疼痛下抽搐着、痉挛着。他担心,如果他继续这样下去的话,疼痛会在早晨到来之前把他逼疯。

    哈利……

    哈利继续扭动着、shēn yín着。

    哈利……来我这里。逃脱……到你的脑海里……

    ……逃脱疼痛……这里……和我一起。

    哈利勉强地在灼烧的浓雾之中分辨出了这些话语。他试着让他的呼吸平静下来,但很快就放弃了。相反,他让自己久经练习而形成的本能引导着他,然后沉入了他的脑海深处。

    他如释重负地喘着气;所有的疼痛都在一瞬间离开了他。他正站在自己斑驳的灰色脑海中央。他的同伴的黑色轮廓站在那里,肩膀似乎正不安地紧绷着。

    你还好吗,哈利?

    哈利叹了口气,点点头,向前走了几大步。在他上前的同时,他的同伴以一种热情的姿态张开了他的双臂;当年少的巫师终于到达了他身边时,他温暖地环抱了哈利。

    作为回应,他也把他的双臂环绕在他的同伴的腰间;一种完整的感觉充满了他。他松了一口气。

---

    第二天早晨,哈利“醒来”了,感到肌肉疼痛,而且完全地精疲力尽了。整整十二个小时里,他一直在他的脑海里保持着“清醒”。睡着意味着冒险让他的意识返回到他的身体里,然后在下一刻就被灼热的疼痛弄醒。所以他留了下来,安全地躲在自己的脑海里。远离痛苦。

    他从躺椅上站起身;他的四肢都很无力,有些摇摇晃晃的。他的喉咙有些干哑;他怀疑这是因为他尖叫了一整夜。他颤颤巍巍地穿过这间办公室,走到了房间另一端的一面大大的镜子那里。哈利嘶声念出了一个清洁咒,然后用手挥了挥,吹走了五十年量的灰尘和蛛网,然后看着镜中的自己。

    一开始,他看不出来什么。他伸手去抓自己T恤的下摆,然后缓慢而不稳地把它脱了下来。

    他的皮肤上散落着褪色的青黄瘀伤,看起来像是一周前的了,尽管它们并不是。那本书说它们会在一天后消失,所以他相信没有人会看到它们。

    除了这个,哈利可以看到他的体重已经有了显著的变化;他咧嘴笑了。他无法再看到自己的肋骨了,尽管他依然看起来很瘦弱。他转动着,试着检查一下他的背。他的脊骨曾经在背上清晰可见,但它们不再是那样了。他的前臂也看起来没那么细了。

    除了那些瘀伤,总的来说,他的皮肤看起来好些了。更健康了,颜色也更好看了。不那么苍白了,也不再像是生病了一样。他的脸看起来更饱满了些——他的脸颊和眼窝不那么干瘪了;但他希望这些变化能微妙到没有人会质疑它们。

    总的来说,这些变化都很小,但都是变化。他知道,改变发生得缓慢反而是更好的,不然更多人就会注意到它们,然后质问他。

    哈利走回躺椅那边,从它旁边的桌上拿起他的魔杖。他在他身上施了几个清洁咒,但他知道自己需要真正地淋浴一次,而且越快越好。在他被疼痛折磨的时候,他疯狂地出着汗;毫无疑问,他现在身上粘乎乎的。他也在躺椅上施了一个清洁咒;突然,他庆幸自己没有在这一切发生的时候失禁。他几乎有些惊讶自己没有。

    他做了个鬼脸。绝对不是一件他想处理的事情。

    呕*。

    他换上了他随身带着的那套干净的袍子,喝下了他早上的那两剂营养和肌肉重组魔药,然后收拾好他的东西,离开了密室。

---

    第二天,哈利问赫敏她知不知道任何可以泡澡的地方。她好笑地看着他,然后反问他为什么要泡澡,以及为什么一次淋浴还不够。

    哈利解释说那个金蛋需要在水下打开,这样才能获得下一部份的线索,而她看起来接受了这个解释,不再追问了。她告诉他,级长浴室里有真正的浴缸,而他可以去申请使用它。

    他听从了她的建议,一吃完晚饭就去找了麦格。她显然知道关于金蛋的事,因为她对于他请求使用浴缸的事情一点都不惊讶,并给了他格兰芬多的级长浴室的口令。

    他把金蛋从他的箱子里拿出来,抓过一些洗漱用品和替换衣物,然后向那里走去。

    十分钟后,哈利,一丝不挂地,站在一个巨大的、被泡泡充满了的浴缸旁边,手里拿着金蛋。他滑进了温暖的浴池里,融进了被魔法泡泡所环绕的、有着香味的池水中。他允许自己在里面好好地泡了一会儿,然后叹了口气,坐起身来。他把他的眼镜放到一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把头埋到水下。

    他打开了金蛋,让它自己裂开。立刻,歌声就开始在水中回响。

    “寻找我们吧,在我们歌声响起的地方,

    我们在地面上无法歌唱。

    当你搜寻时,请仔细思量:

    我们抢走了你最心爱的宝贝。

    你只有一个钟头的时间,

    要寻找和夺回我们拿走的物件,

    过了一小时便希望全无,

    它已彻底消逝,永不出现。*

    哈利浮出水面,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微微皱着眉,思考着这些话语。他又一次地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沉下去来再听一遍。

    几次之后,他确定他已经记住了这整段话了。他把合上了的金蛋放在浴池一边的地板上,然后重新靠回水中。

    寻找我们吧,在我们歌声响起的地方,我们在地面上无法歌唱。

    所以是在水下。人鱼不能在水上唱歌。事实上,他现在想起来,他以前在一本关于神奇生物的书上读到过,在水面上,人鱼语对人类而言,听起来就像是难听的尖叫声。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因为之前一点也没有想到这些而感到有些恼怒了。黑湖里有人鱼,对吧?

    你只有一个钟头的时间

    就是这里。这可能是最大的麻烦。所以,他必须能够在水下呆上整整一小时,并且还要找某件东西。那么,就不仅仅只是能够在水下呼吸,而且还要能在水下活动。他需要看得更清楚些,这样他才能找到那件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而且,它不是平白无故被叫做黑湖的。它深不可测,底下暗无天日。

    所以;水下呼吸。某种帮助游泳的东西。某种能增加他的视力的东西……而他们还会拿走他的某样东西。

    你最心爱的宝贝。

    他们会拿走什么?他的隐身衣吗?这肯定很难才能被找到。特别是在水下。不过,他全心全意地希望事实不是如此。他没有太多“心爱的宝贝”可以被他们拿走。隐身衣,活点地图,还有他的魔杖。其它的一切都能轻易被替代。

    那么,除了他需要查阅的其它东西,研究一些不同种类的、可以在水下使用的追踪咒语应该也会是很有用的。

    决定了这一点之后,哈利利用了他的时间,继续泡在浴池里,直到所有的泡泡都消失了。


TBC.

---

注释:

*李尔……:原文较长,并且带有格式,于是这里先不贴了。此段选自《李尔王》;在朱生豪译本的基础上,译者又改动了一些,使其更符合现代文字习惯(又名,译者本人的习惯)。

*黑暗领主:原文为 "Dark Lord". 一般情况下会被译为“黑魔王”,但鉴于后文有相对的"Light Lord",总不能译成“白魔王”吧……“黑暗公爵”也觉得不甚精确,所以……就是这样了。

*敏:原文为 "'Mione". 昵称。后文依然有这种用法,不再做注解。

*呕:原文为 "Ew". 很微妙的声音……可以无限拉长成 "ewwwwwww" 之类的。

*寻找我们吧……:原文太长不贴。此段直接摘自人文社译本。(有空说不定会自己搞个押韵的版本……吧)

---

*三次元事情爆多……见谅。

评论 ( 9 )
热度 ( 75 )

© MatiX | Powered by LOFTER